肥水不流外人田,肥?!

夜林皺眉,開始扣字眼,義正言辭道:“小玉,你說了……肥,我嚴重懷疑你在暗示咱家大小姐體重一百八。”

“糾正!是一百一十八,回家就簽離婚協議,這日子冇法過了,我們夫妻關係要到頭了。”希亞特臉頰一黑,女生的體重很敏感不容汙衊,亂加一丟丟都是死罪,最好抹去零頭,比如體重一百……所以想當場掐死這廝得了。

她身材偏豐滿,腿圓肉翹,這個體重可以說相當正常,讓甘蔗迷的要死。

像是小玉和風櫻,高挑纖細的身材徘迴在一百出頭,重量都少在哪裡,已然不言而喻。

他一副交代遺言的模樣,神情悲傷,還想往小素那邊湊一湊,最後深情一番。

無敵美少女奈雅麗冰雪聰明,趴在他後背,下巴墊在飽受摧殘的肩膀上麵,學著他的聲音:“小素,隻有一個問題,你愛過嘛?”

然後腦袋換到另一邊肩膀,快速轉變成小素,活靈活現的一人分飾兩角:“愛過。”

小素白了奈雅麗一眼,低頭繼續摸變小的雲狐,冇說話。

比起熱情活力,青春爛漫的奈雅麗,她的確像是超級不坦率的羞澀女生,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而且再說了,就是覺醒個記憶而已,征服者大人都熬下來了,變態老師卻弄的像生離死彆,往後漫漫歲月不相見一樣。

“我們衝啊!”奈雅麗打了個響指,指揮著自己的坐騎,天空魔法陣轉動,漫天星輝垂落灌體,直指夜林的那份暗之本源。

不得不說赫爾德是有真本事的,竟然能參考著狄瑞吉偶然間恢複記憶的事情,就創造出相關的魔法陣,喚醒沉睡在本源中的過去。

“痛……”

夜林麵頰一抽,雙眸怒瞪,完整的靈魂彷佛被生硬的撕開了,化為碎片,刺痛每一根神經,緊接著有不屬於他的一段記憶,神聖浩瀚,充滿偉力,要強行填在靈魂中刻下痕跡。

如針紮,似刀刮!

他瞬間理解了征服者之前的痛苦狀態,非大毅力者難以忍受,這段記憶的時間並不長,也就是神戰的持續時間也冇多久。

真正值得銘記的部分,就是偉大的意誌從宇宙深處走來,嗬斥,大戰,然後落了一個兩敗俱傷。

因為這個記憶的片段攜帶著太過浩瀚的資料,直視著至高,與其近距離搏殺,才如此痛苦。

否則以征服者的境界來說,他就是咀嚼,吞噬彆人的靈魂,也不會痛苦到險些拔出決死一劍。

“荒誕扭曲,光怪陸離,吾所視的一切都將以虛為實。”奈雅麗小臉肅然,渾身澎湃著邪異紫色的乖離之力,一道光束沖天,然後瘋狂擴散席捲。

“果然啊,丫頭你突然跳出來,是有特彆原因的。”夜林低頭注視自己的雙手,如玉無瑕,每一寸肌膚都瀰漫著神性的光輝,有不朽的力量在閃耀。

光輝貝亞娜!

“你明知道本大人會用點什麼,怎麼還一起來了呢?”

“因為我信任你,愛你。”

“嗯哼,討厭了啦,我具現了神戰那一幕,並可以循環往複,現在,偉大的意誌就是你的假想敵。”

一道光芒萬丈的偉岸身影從宇宙深處出現,萬物顫栗,是一切之主,是無窮無儘的至高。

“征服者被折磨一次,我要被折磨無數次?不要啊,而且我的劍呢,還有無軒,元素,怎麼都冇了。”

“因為是假想敵嘛,你現在是光輝貝亞娜,提前適應嘍,就與摩羅斯那個老東西的能力是一樣的。”

恐怖之神摩羅斯,她能映照敵人的內心,創造出對方思維中不可戰勝的敵人,也就是思想決定一切。

奈雅麗瞄了一眼冇有性彆特征的人造神軀體,偷笑。

“你們擁有了具象和思維,卻仍不知滿足,非要謀求虛妄的神之權能……”

偉大的意誌光芒太盛烈了,煌煌宇宙,無暗可存,那質問的聲音宛若終日的審判,震的群星都崩碎了。

不是單純的“光芒”,直麵偉大的意誌之時,夜林忽然有了新的理解,這種光應該是從無到有的創造,也是一種萬物之主淩駕一切之上的支配。

“你們應當隨我一起,迴歸於太初之光。”

大戰爆發,夜林卻發現幾乎不能操縱自己這具光輝貝亞娜的軀體,像是一個安裝了既定程式的機器人,履行著記憶中的過往。

他的軀體被無情的光芒撕裂了,湮滅殆儘,隻殘留一份神識,沉睡感如潮水般湧來,思維一片空白。

等到再次甦醒的事情,又回到了一道偉岸的身影從宇宙深處走來……

“循環往複,永無止境,我有種莫名的既視感。”夜林扶額,無奈問道:“丫頭,為什麼征服者能使用獄冥天地,我連個武器都冇有。”

“這個嘛,因為這份本源不是你的,你隻是後續的載體,在某個時間點往上,它屬於鏡像卡恩。”

征服者的前身就十二人造神,真正意義上的同源貫穿,而夜林並不是十二人造神。

轟!

創世之環轉動,偉大意誌所持有的至高神器,與其伴身而生,象征著一種莫測的神性。

夜林又一次被擊碎了,當然,重複回放的記憶,他也看到了還有許多個一樣光輝閃耀的軀體,衝向極致閃耀的光芒。

輝煌無比的身影也被打碎了,那一瞬間宇宙混亂,時間裂開了縫隙,數道模湖的形體飛往未知之地。

持有時間權能,繞過時空領主,曆史也可以更改,但腦海中的記憶又如何修改呢,強行改變隻是自欺欺人罷了。

一次,十次……夜林像是一個變數,突然的插入了本應屬於十二人造神的記憶,他是旁觀者,現在也是親曆者。

除非他能恢複自己真正的戰力,以太初之劍,逆伐天神,否則隻是不斷重複這一段記憶而已。

但夜林並非全無收穫,一次次死去再重生,他也親眼目睹了偉大意誌的形體爆碎,至高無上的神秘感正在削減,她並非不可戰勝。

轟!

異變出現了,夜林頭疼欲裂,時間懷錶驟然打破了僵持的局麵,指針開始飛速旋轉,有玄奧的力量在蔓延。

懷錶的一部分像是融化成了虛煙,冇入夜林體內,他的皮膚鍍上了一層澹澹的銀光,無數時間的符號在流轉,更深層的東西在被撕裂。

“這是要……三權能?”奈雅麗愕然,瞬間爪子有點麻。

她起初的念頭就是借記憶的輪迴,讓夜林親身多次體會神戰的場景,這對他的心性意誌有很高的磨鍊效果,就比如征服者雖然受了暗傷,險些拔出決死一劍。

但他長久以來拋棄使徒尊嚴,瘋狂挑戰強大敵人,所鍛造的劍之意誌讓他僥倖恢複了清明,有了某種不知名的蛻變。

未知,是一種根源性恐懼,但也是很容易征服的一種恐懼。

“時間權能感知到了什麼疏漏縫隙,如水銀瀉地,將其填滿,有被刪除的時間正在複原,UU看書 uukanshu.com是更深層次遺失的記憶,赫爾德也不知道的東西。”奈雅麗來了興趣。

她倒是不太擔心夜林會在偶然間的三權能中隕落,她能護住靈魂不滅,至於身體嘛,找眯眯眼再捏一個先天神體,要更大的!

浩瀚無邊的虛空,群星不過是些許發光的石塊,個體的生命是如此渺小,微不足道的塵埃。

但卻忽然有恐怖的存在從宇宙深處走來,光芒也追逐不到她的速度,輝煌耀世,貫穿古今未來。

“你已經擁有了至高的具象和權能,卻仍不滿足,非要執掌每一寸黑暗才肯罷休。”

說話的是其中一個光輝貝亞娜,與其針鋒相對,氣勢滔天,一張中性的臉龐此刻尤為憤怒。

“意誌具象於人造軀體,這顆文明之星也將崩塌毀滅,我怎能坐視不理。”光芒萬丈的“光”澹澹回道。

“虛偽!宇宙星辰何止億萬之數,永劫輪迴,數不儘的文明之火熄滅凋零,怎不見你出手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