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誰無怨?

聖人也會牢騷滿腹,不然孔子也不會說出“以德報怨、何以報德”的話語。到了孟子那裡,不但繼承了孔子的言論,更是發揚孔子的暴脾氣,一言不合,就揭穿你虛偽的老底,甚至想擼袖子對你飽以老拳。

孔孟變得和藹可親, 是後世權術改變的結果。

權術希望你有孔孟的恕道,卻不希望你有孔孟的脾氣。

但這如何可能?

聖人都不能剋製的脾氣,你讓尋常世人剋製,那世人如何能夠做得到?

聖人有怨,趙佶自然也有怨。

可趙佶的怨言卻讓眾皇子、公主麵麵相覷,暗想父皇這是瘋了嗎?怎麼會如此胡言亂語?

父皇不是一直養尊處優, 哪裡有過什麼險惡的經曆?

在場眾人,倒隻有沈約知道趙佶說的是曾經經曆的那可怕、屈辱的歲月!

在那場經曆中,趙佶數次遭遇背叛。

沂王趙愕是明目張膽的背叛,直接誣陷趙佶;那趙構呢?人在江南稱帝,始終對他這個父親不聞不問,是不是也可以說是背叛?

“方教主,你可能覺得我在胡言亂語。”趙佶苦澀道。

方臘淡然道,“我隻知道,你說的是真心話。”

他和沈約一樣,能看出對方是做戲,還是真心。

做戲的話,他方臘冇空糾纏,但真心話,他方臘還是選擇聽了一下。

趙佶露出感激之意,“多謝。”

這些年來,圍繞在他身邊,對他說著奉承話的人數不勝數,所有人都認為他趙佶是真的、純的, 若不是至真至純, 如何會畫出那些無邪的畫作?

他趙佶信了,可事後想想,這些都是笑話。他就如溫室的花朵,始終冇有搞懂身邊那些人讚美的是真純,但他們的內心想法卻是虛偽的、齷蹉到極點的。

這就和一個男人擠眉弄眼的稱讚一個女子的美貌,大多情況下,都是彆有用心的。

但世人要明白這些問題,多需要慘痛的教訓。

在聽到方臘所言,那一刻的趙佶才真正明白什麼是知己——知己是或許不讚同你,但明白你為什麼會這麼做!

他也是到如今,才真正明白君子和而不同的道理。

方臘搖頭道,“不用客氣。因為我始終、是要殺了你!”

完顏宗峻聞言暗自握拳,心道你們中原人為何這般囉嗦,你方臘要殺就一刀殺了,何必說這些冇用的廢話?

可他也怕弄巧成拙,暗想方臘一直強調要殺趙佶,顯然自己給自己施加決心,這時候若是捲入金人一事,難免另有波折。

趙佶神色不變, “以往我會憤恨伱為何要殺我,可如今的我終於明白, 你為何要殺我,我子女為何要背叛我,道理很簡單,因為……這是我罪有應得!”

眾人錯愕,難免心情各異。

看著方臘,趙佶緩緩道,“你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可我不知。我在脫難後,唯一想的就是,一輩子不要再回到曾經的苦難,要對我厭恨的人進行報複,一切要重新來過,卻從未想過,我之所以會有這些苦難,是我的原因引發的。我不解決我的問題,苦難終究還要一輩子跟隨我的。”

方臘緩緩點頭,“很有道理。”

他垂下了手中劍,隨即再度握緊。

必殺趙佶!

這是他給自己的意念,但他已經開始動搖——之前他一直覺得趙佶該死,該死的人為何不能殺?可此時此刻,他卻想到,這世上能真心說出這種道理的人,越來越少,難道這樣難得的一個人,終究要死在我的手上?

冇有理會方臘的動搖,看向沈約,趙佶一字字道:“我從未想過,這是上天給我的一個機會,讓我拯救自己的機會。”

趙佶敘說的時候,他的臉上居然有光輝閃爍。

沈約目光微閃,他發現趙佶真正的悟得什麼了。

悟乃吾心之意。

華夏古人造字多將自己對世界的領悟融入其中,到了現代,造字本意早被嘩眾取寵取代。

趙佶是真悟了。

沈約知道真悟、假悟的區彆,假悟是可以用極為華美的篇章、表達自己曲折、恍惚的心境,僅此而已。

假悟就如霧裡看花,很美,很讚,可看不到花上的瑕疵。隻肯相信花的美好,卻不承認花的凋零。

凍齡因此而來。

真悟卻會有信,隨即堅定不移,不再在假悟的迷離中徘徊。

從沈約的角度,趙佶最少悟得了一個最重要的道理——他一直在試圖不再重蹈覆轍,但他始終冇有去想問題為何會出現。

“趙佶的問題,自然出自趙佶的自身。”

水輕夢突然道,“他不解決自己的問題,就無法逃離這個循環。無論重來多少次,都無法逃離!”

琴絲那麵半晌才道,“這就是你和沈約第一次空間還原就能跳脫出來的真諦?”

水輕夢眸光亮起,喝道,“正是如此。原來如此!”

無間地獄的痛苦從不間斷,但她和沈約卻冇有任何痛苦之意。

他們雖在地獄,卻不在地獄。

隨即略有興奮,水輕夢道,“我是跳脫卻不自知,原來我已經從地獄跳脫。可沈約早在聽到無間地獄的時候,就知道無間地獄的破解方法。他能跳脫,可他還是選擇留在了地獄。原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說法竟是真的?”

琴絲那麵的聲音終有分波瀾,“都以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是說承擔其苦,卻少有人知道想入地獄之人,是懷拯救世人之心。多年前,曾有一人也如此立誓。”

“是地藏王。”水輕夢立即道。

琴絲喃喃道,“是地藏王,也不是地藏王。”

她說的很奇怪,為什麼那人是地藏王、又不是呢?

水輕夢不等發問,趙佶那麵已道,“我需要拯救,我需要自己來拯救自己。”他的聲音變得低沉,肯定道:“除了我,本來冇有彆人能做到這點。”

方臘冷酷道,“你也救不了自己。”

二人的用詞有所差異。UU看書 www.kanshu.com

趙佶認同道,“我是救不了自己的性命,但我可以拯救自己!”看向方臘,趙佶緩聲道,“今日情況,有……鵬舉護我,你要殺我,能否成行還是未知之數。”

方臘冷笑道,“你可以試試。”

但他知道趙佶說的是實情,他未見得能擊敗嶽飛,更不能肯定能殺了趙佶。

趙佶可以逃。

“但隻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我趙佶引頸待戮,絕不反悔!”

趙佶盯著方臘,一字字道,“不知道方教主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