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夜中,趙佶的目光是明亮的,他說的也是異常清晰的。

可眾人聽聞趙佶所言,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趙桓露出極為悲憤之意,他身後的一幫弟弟、妹妹也是驚詫難言。

嶽飛驚駭過後,隨即叩首在地道,“聖上,不才絕冇有稱帝一心,若違此言,天誅地滅。”

他被宗澤用八百裡加急召到汴京,內心其實有些迷糊,搞不懂聖上為何要召他,可孃親多年的教誨,讓“儘忠報國”四字早刻入他的骨髓。

遭遇匪夷所思的重來,他很想和沈約商量此事。

嶽飛記得一切的詭異。

他詫異事情的不可思議,隨即意識到宮中有問題,請求宗澤允許他潛入宮中。宗澤並未反對,讓他儘力保護趙佶。

嶽飛兢兢業業的完成此事,哪怕趙佶行事有些詭異,但他孝母忠君,少有怨言,竭力的完成了趙佶的吩咐。

更何況,趙佶的吩咐雖不符合君王的謹慎,卻滿有慷慨激昂的燕趙俠氣。

君子重諾,趙佶守諾有何不可?

韓世忠為君斷後,他們迴轉營救正是理所當然。

嶽飛遇到趙佶後,趙佶對他的態度更讓嶽飛感激涕零——他從未想到過趙佶對他這般信任,絲毫冇有半分生疏的感覺,而且對他極為重用!

這般明智義氣的君王,讓他著實死心塌地。

可他從未想到過,趙佶居然說出要禪讓帝位於他的話語。

嶽飛先是驚駭,隨即惶恐,立即伏地自辯。憑心而論,他的確從冇有稱帝一心。

趙佶終於伸手摸摸嶽飛的頭頂,緩緩道,“朕知道你的心意,你不用擔心什麼。”隨即看向方臘,趙佶再度問道,“方教主覺得如何?”

方臘也是吃驚的一時不知所言,半晌,他纔回道,“這似乎有些驚世駭俗。”

“可這對天下卻是好事的。”趙佶強調道。

方臘暗想,如果換做嶽飛來做皇帝,以嶽飛此刻的表現,說不定能是中興之帝。

曆代王朝,中興之帝都有非一般的能力,這才能力挽狂瀾,再將**的朝廷整頓重歸正途。

嶽飛能力有了,再加上一些忠臣、良臣,讓大宋起死回生並非冇有可能。

皇帝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順應民意。

曆代皇帝“順應民意”的口號喊的多了,可真正能做到的寥寥無幾,以嶽飛的性格,做到這點卻不為難。

可是……太子一幫人等如何肯乾?

方臘那一刻想的極多,倒暫時忘記了乾掉趙佶的念頭。

趙桓突然跪倒在地,疾聲呼喝,“父皇,你可是被人挾持威迫,這纔有這般想法?”

他這句話倒是說出了在場大半人的想法。

趙佶淡然道,“為父從未有如眼下這般清醒自由的時候!”

趙桓一滯,終於忍無可忍,怒聲道,“父皇,難道多年父子情意,竟然敵不過一個外來的野種?”

*

一言落,殿前瞬間靜寂。

眾人無不露出怪異的表情。

有不明所以、有不知所謂、有難以置信、有早就瞭然的模樣……

趙桓的意思是——他認為嶽飛是趙佶的私生子?

沈約微揚眉頭。

對於趙佶禪讓一事,倒也出乎他的意料,能做到這點的人,若非被迫,那著實有著非一般的清醒。

華夏自堯舜以來,禪讓就成為稀有之物。

數千年來,華夏的確有幾個禪讓的君王,可那毫不例外的都是被脅迫退位,美其名曰的“禪讓”不過是保自身性命。

在知道宗澤出任宗正少卿,主管皇室族譜的時候,沈約內心其實就想到一個問題——嶽飛和趙佶是否有血緣關係?

聽起來很滑稽,但趙佶後宮著實三千,子女難數,趙佶的後人有多少,恐怕趙佶自己都不太肯定。

趙佶和嶽母有關係?

不然趙佶何必讓個管族譜的宗澤去找嶽飛?

趙佶眼下清醒的很!

從趙佶的動作,沈約的確感受到趙佶對嶽飛不一樣的感情,但沈約並冇有定論,因為他更知道一點,在靖難之難後十年,天底下惦記著趙佶、一心要救趙佶於水火,而且付諸行動的隻有嶽飛!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嶽飛曾經的一首《滿江紅》膾炙人口,在南宋時期,趙構手下的中興四將、哪怕韓世忠都是選擇維護趙構、儘量不提及趙佶等人的時候,唯獨嶽飛的一句“收拾舊山河,朝天闕”很是另類。

這句話對趙構而言是很不中聽的。

“收拾舊山河、朝天闕”都有迎回二聖,再立宋朝規矩的意義,這讓已經當上皇帝的趙構情何以堪?

迎回二帝,置趙構何地?

可嶽飛似乎不介意。

他對迎回宋徽宗趙佶,似乎有著不一樣的執著。

隻是因為忠,還是因為……

沈約不能肯定趙佶和嶽飛的真正關係,但他觀察嶽飛的神情,卻知道嶽飛絕不認為自己是趙氏血脈。

可嶽飛冇有說話,這種事情,本冇有他說話的餘地。

*

方臘神色詫異,看了看趙桓,又看向嶽飛和趙佶,半晌纔開口道:“趙桓所言……”

他哪怕再是沖和,可對如今的事情終究有好奇之意,可正是因為他的修為,才讓他冇有問下去。

“這個似乎並不重要。”

趙佶對兒子趙桓的指責冇有承認,可也冇有否認,“若對天下人有利,雖千萬人吾往矣。方教主自認拯救眾生於水火,如何要在意那些流言蜚語?”

方臘終於道,“我或許不在乎,可我想旁人是在乎的。”

“這就是我為何要和方教主商議的原因。”

趙佶緩聲道,“我一直希望沈先生為輔佐新帝嶽鵬舉之人。”

他一言幾乎做了結論,不顧旁人驚駭的表情,隨即歎息道,“可沈先生多次明裡、暗中示意,讓我知道,沈先生終究不是此間中人。他能留下來教導我,我已感激不儘,又如何更有非分之想?”

看向沈約,趙佶隨即道:“我本來準備用三個月的時間來完成此事。可變化之快,讓我知道這不過是癡心妄想。”

沈約微震。

旁人感覺趙佶是時不我待的樣子,可他沈約卻聽出來,趙佶居然記得空間還原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