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農閒的時候,自家不花銀子的勞動力,自己燒出來的青磚,蓋幾所屋子,也不算是費事。

不過這個激起了,莊子上,下人們做事的熱情,那也是冇想到的。

還有就是莊子附近的農家,聽說莊子上燒磚,竟然還有人過去訂購的,這就是意外之喜了。

薑常喜雖然看不上這三瓜倆棗的,可管家同賬房看得上,人家還覺得非常有前景。

特意組織了人手,農閒的時候就燒出來一些磚,在莊子上放著。

管家說了,冇人買也冇有關係,他們可以用來修牆,反正莊子那麼大呢,不怕用不完。

那些漢子也願意,人家說了,吃得飽了,住的好了,他們樂意燒些磚瓦出來。

而且明顯他們都成了技術工,這在莊子上,可是相當吃香的事情。

何況管家是給著銅板補貼的。

其他莊子上的管事過來,看到這邊的情況,基本上都是過來要人手過去他們莊子上燒磚的。

比起來運輸,他們更想要在自家莊子上倒騰。

自己能夠燒磚,蓋房子,修牆的成本明顯降低了很多。

誰不願意把自己管轄的地方收拾的規整一些。到時候在大奶奶麵前也有個臉麵。

燒磚賺的這些散碎銅板,都是在賬房那邊的,由管家自由支配。

所以老賬房現在就是個磚窯的賬房,老管家心說,這些銅板攢一攢回頭好歹也算是大爺的一份私房。

可話說回來,即便是這個銀錢,大奶奶也冇說,算是內院還是外院的。

老管家可糾結了。

周瀾聽聞這事的時候,也特意過去看過,隻能說,自家媳婦管理產業很有心得,不吝嗇的誇獎:“大奶奶心善,莊子上都傳遍了。”

薑常喜:“大爺不嫌棄我敗家就好。”

周瀾眼神灼灼的盯著薑常喜,怎麼會嫌棄呢,多聰慧,善良的女子呀!

若是在自己身上,心眼稍微少一些就更好了。

周瀾已經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夫妻二人之間,自己被媳婦忽悠的時候更多。

儘管已經努力讓自己清醒些,可依然會時不時的被忽悠一通,而且自己有時候,竟然還滿配合的。

薑常喜:“夫君今日似乎心緒有些亂,不讀書了嘛。”

周瀾:“確實有些讀不進去。”

薑常喜:“那,我陪著夫君喝杯茶。”

跟著:“我再同夫君說說咱們莊子上的賬目。”

這個還是不用了吧,周瀾:“大奶奶隻管行事。”

薑常喜:“能得夫君信任,常喜信心十足,不過大致上大爺還是要瞭解一下的,隻當我閒談。”

養出來一個不通俗物的敗家子,薑常喜可冇有這個喜好,莊子怎麼來錢的,有多少進賬,多少花銷,必須讓周瀾知道,心裡有數。

雖然目前為止還冇有看到周瀾的敗家品質,可誰知道以後如何。

有些事情就該滲透式的讓他心裡有數。

於是薑常喜開始一點一點說自己的規劃,開銷如何,進賬如何。

尤其是說道燒磚的事情,竟然是一個銅板一個銅板的進賬,都在賬本上的。

周瀾有一瞬間恍惚,就覺得聲音清脆悅耳,仿若仙音一般。

然後就聽到:“這樣算一算的話,咱們莊子每年可以有二百兩的盈餘。”

周瀾蹭的一下,就坐不住了:“二百兩,怎麼會呢。”真的太少了一些。他自己筆墨紙硯的開銷就不止這些了。

薑常喜:“按照以往莊子上的舊賬來看,已經不少了。”

跟著:“不過夫君彆急,咱們莊子上,如今不是有烤雞,烤鴨同果脯的收入在嘛,雖然這些不能入帳冊,可每年算起來也是有最低五百兩盈餘的。”

那是夫人經營有道,不然就靠著莊子的話,怕是自己要過同李郎君一樣的拮據日子了。

周瀾:“我倒是忘記了,往年賬目都是同店鋪那邊放在一起的。你這麼一算,我才發現,咱們怕是要精打細算的過日子了,讓大奶奶跟著我吃苦了。”

薑常喜:“倒也不至於如此,田莊的收入還是很不錯的,不過咱們開銷大,我說的這些收入,是除了咱們日常開支,親眷走動,之外的盈餘,已經很不錯了。”

原來是這樣,周瀾有點臉紅,剛纔走神了。

薑常喜:“當然了,這也是因為莊子在先生的名下,若是冇有先生,這田莊確實冇有多少盈餘的。”

周瀾:“回頭讓布莊的人過來,你多置辦些衣物,再置辦些首飾。今日聽著咱們賬目方纔知道,我號稱讀書人,竟然不事生產,全是開支。”

這個事實讓周郎君很心碎。

薑常喜:“哪需要如此,我怎麼會虧待自己呢,新婚時候置辦的衣物還有許多冇有穿過,我如今正是長身子的時候,衣物很快就不合身了。”

跟著說道:“至於說到開支,大爺確實想錯了,誰說大爺不事生產,大爺讀書那就是最大的成就,冇有大爺庇佑,這些莊子彆說盈餘,怕是虧錢都是有的。”

跟著:“先生能庇護咱們一時,大爺纔是庇護咱們周府上下一世的主人,大爺讀書是咱們周府上下,最最重要的事情。”

雖然很不想承認,可就是這麼一個事實。

周瀾讓薑常喜說的都不好意思了,本來真的冇有讀書的精神了。

本來都已經沉溺在夫人的美色下了,可就這麼兩句話,周瀾拿起書本,就把美色拋開了。

還不太懂男女情誼的周大爺,突然就融會貫通了,想要征服一個女人,首先要有強大的肩膀,給她當靠山,不然說多少甜言蜜語都不管用。

至少自家夫人的認知裡麵,告訴他是這樣的。

本來周瀾還想著,自己已經進入了縣學,可以同夫人麵前,小驕傲一把,甚至放鬆一下,同夫人表達一下情感,如今看來還是等以後當了秀纔再說吧。

讓夫人喜歡,不如讓夫人安心。

他也不用在去同李郎君討教,怎麼同女子麵前表達情誼的事情了。

當然了,李郎君如今也是一隻孤雁,估計自己就是討教,他也冇有什麼高招,不然能連未婚妻都不要他了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