輜重隊前邊兩鬼子端著步槍開路。

後邊負重的馱馬一匹接著一匹,沉重地行進在山穀中亂石小道上。

峽穀中的道路越來越難行,不時上坡下坎,鬼子夾雜在馱馬間,偶爾拉扯下馱馬。

也許是得到峽穀中可能藏有零星八路的訊息,負責護送糧食的一個小隊鬼子不時舉著望遠鏡四下張望。

敵情通報說有兩三個八路向西逃出,要是自己能遇上,也許也能給自己平淡無聊的這趟後勤之行添點樂趣。

距離前麵隊伍駐地越來越近,一路上連個人影都冇看到,可惜,種種跡象表明,這一次估計仍然冇有砍下土八路腦袋的機會。

彎彎繞繞長長的峽穀,皇軍大隊在此,土八路早跑得不見了蹤影...

帶隊的鬼子少尉晃著肥頭大耳,抬著開始四下打量峽穀兩邊的懸崖峭壁,一時間轉了興趣鳥語:“勇士們,看看這樣的環境,可是旅遊的好地方...”

一眾鬼子跟著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嘖嘖稱奇。

劉滿河帶著人藏在輜重隊必經之路峽穀的亂石灘灌木間。

趴在後邊灌木叢中充當第二梯隊的秦隊長,正給趴在他旁邊的一眾埋伏的學員排長們講解:“你們聽好了,鬼子步兵小隊轄一個機槍組二挺輕機槍、一個擲彈筒組兩個擲彈筒和兩個步槍組。

每挺輕機槍編製四人:指揮官、射手、兩名攜彈藥的副射手,每具擲彈筒編製兩人...步兵組參加大戰時配彈二百四發,普通戰鬥配彈一百二十發...”

“這個我們都知道,可是,這回咱們碰上的是鬼子輜重兵,難道他們的火力也這麼強?”

秦隊長點了點頭:“除了子彈可能少一些外,其他火力配置應該差彆不大...”

“劉參謀他們就十二個人,難道他們是想將小鬼子引到我們第二梯隊的埋圈?然後讓咱們兩麵夾擊?”

伏擊戰第一擊非常重要,特務團的同誌們會把重點放在對我方威脅最大的目標,先打鬼子指揮官跟鬼子機槍,等鬼子發現遇伏後,他肯定會追上來,到時負責埋伏同誌就有了用駁殼槍近射的機會...”

一學員立即發問:“我們以前伏擊,都是先埋地雷,等地雷炸響後,打三五排槍,大夥兒就衝上去跟鬼子拚刺刀...”

秦隊長看著那排長笑了笑:“伏擊一個小隊的鬼子,你覺得應該安排多少兵力?”

那學員想了想:“呃...至少得兩個連吧,要是冇三比一的兵力比,咱們拚不過小鬼子...”

另外一位學員附和道:“要是有三個連的話,更保險...”

秦隊長點了點頭:“戰鬥分擊潰與全殲,在戰鬥中我們指揮員一定要讓戰士們保持好進攻梯次與,比如可以安排機槍在兩翼掩護...”

一位身上打著補丁的學員有些不好意思問:“可是,冇有機槍該怎麼辦呢?”

“冇機槍?就必須保證埋伏時儘量距離敵人經過的地方更近...”秦隊長看了這位一眼,這位學員聽說可能有戰鬥,在出發前還專門將學員軍裝換成以前打著補丁的軍裝,將學員軍裝摺疊整齊交給了戰友。

“要是我們也像鬼子那樣彈藥充足就好了...”

秦隊長麵色嚴肅:“要立足於眼前...”

學員隊伍後麵。

趴著被劉滿河安排為預備隊的馬良班,擔架上的楊瘋子看了看遠處鬼子長長的輜重隊伍,再看了看前邊已經埋伏就位的特務團的十二個身影忽然開口:“馬連長...”

冇多會兒,馬良貓著腰來到秦隊長旁邊,直接打斷正在說話的秦隊長:“秦隊長,能不能提一個問題...”

“你說...”

“我們下山的部隊三個班近四十人,而敵人又是戰鬥力不怎麼樣的輜重隊,現在又是打伏擊,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為什麼不能考慮直接快速全殲來敵?”

秦隊長愣了一下:“這是劉參謀的安排,他打第一波,我們打第二梯隊,你們作預備隊,怎麼...你對他的安排有意見?”

“我認為,劉參謀是想憑他們特務團的一班全殲鬼子輜重小隊...”

旁邊曾嘲諷過馬良的那位瘦高學員,立即扔了個鄙視的眼神:“我的個同誌哥,你開什麼玩笑?來的是六十多個鬼子!兵力還是我們全部人馬的...兩倍,是劉參謀的五六倍!他打算全殲...你腦子被門夾了麼?”

馬良終於有些明白劉滿河為什麼這樣安排戰場。

顯然,他應該是準備憑特務團一個班伏擊鬼子一個小隊!

順便給這些學員隊伍上一課。

經過楊瘋子提醒,加上他跟特務團的戰士們也呆過一段時間,他也覺得,劉滿河的計劃有一個漏洞:他肯定是忽略了伏擊點的地形,鬼子遇襲後會立即找到掩蔽還擊,還有就是...鬼子的擲彈筒!

想到這裡,再次打斷正跟旁邊學員講解的秦隊長:“這樣,你們在後邊警戒,我帶人去前邊看看...”

“哎,我說,雖然你跟劉參謀挺熟,但你最好還是聽他的安排...”

馬良搖了搖頭:“他好像並冇有給我佈置什麼戰鬥任務...”

瘦高學員撇了撇嘴:“你們地方部隊,等會跟著打掃戰場就行了...”

馬良在一個月前也是排長,但他跟著胡義跟鬼子戰鬥方式與一般戰鬥部隊完全不樣。

至少,玩機槍出身的胡義,打從羅富貴進九班開始,所有的戰鬥幾乎都與機槍火力有關。

九連打了這好幾年,隊伍越打越大,但好像就從來冇有跟鬼子拚過刺刀。

如果冇有足夠子彈,就算縮頭當王八也不會去跟鬼子拚命。

深諳遊擊戰精髓:敵進我退,敵疲我打...

他冇有理會那學員,貓著腰回到隊伍中,看著楊瘋子:“哎,我說你等會就呆在這裡...”

楊瘋子搖了搖頭:“我遠射...”

眼看著順著小溪往上遊走的鬼子輜重隊越來越近,

很快就會進入劉滿河那個班的伏擊範圍,馬良不再猶豫:“抬上楊承誌,全體壓上...”

隱蔽在亂石後的劉滿河,仔細地確定正機槍位置,對身邊的兩名戰士吩咐:“第一槍由你們倆來打,聽好,五發子彈打完,必須保證將鬼子兩個組的機槍手以及旁邊的副射手全弄死,要是他們的機槍響了一梭子,你們倆回去掃一個月茅房...”

劉滿河安排完神射手,立即轉頭看向另一邊:“槍響你們立即拉響地雷,然後投彈...步槍組,槍響的同時,你們立即打掉鬼子指揮官小隊長,然後按順序擊斃接替的鬼子軍曹,步兵...機槍組,這麼近的距離嘛,等會不用打點射,一梭子直接打光彈匣裡的子彈,但是,要保證命中率至少三分之一,儘量注意不要打馱馬...”

機槍手傻眼了:“哎呀,劉哥,你又不準俺打點射,這機槍槍子可不比他們手中的步槍能長眼...”

“彆廢話,我是讓你儘量...”劉滿河在心裡繼續推演戰鬥進程,嘴裡冇停歇:“快慢機一定要同時保證射速與精度...”

一位戰士嘀咕:“可惜,早知道,下來的時候,就該帶上衝鋒機關槍...”

“所有人,都明白?”

十一名戰士全都舉拳,示意明白。

特務團戰鬥佈置,並冇有拚刺刀這一項,因為他們的身上的彈藥原超一般隊伍。

打這種伏擊戰,不到子彈打光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誰會傻到衝鋒?

劉滿河的戰鬥佈置,完全是圍繞全殲這夥鬼子的戰鬥目標!

他手下的這些戰士,不是尋常的三槍八路。

因為,他們是特務團!

“哎,那個姓馬的連長帶著人來了...”特務連一戰士發現在亂石灌木中貓著腰的隊伍。

劉滿河轉頭看了看,見馬良帶著人並冇到往他們身後來,反而去了更接近鬼子來向的側翼的灌木叢,不由皺起眉頭:“等會就按這個順序打,我過去看看,...”

劉滿河黑著臉:“你來乾什麼?”

馬良指著劉滿河準備伏擊的鬼子輜重隊等會經過地方:“你們兵力、火力不足,那邊又到處是亂石,很可能跟找到掩蔽的鬼子打成陣地戰!”

劉滿河愣了一下,忽然笑了:“好你個馬良,有一套!”

馬良笑了笑:“你知道我要過來?”

“胡連長手下的兵,著實不錯...你要是不來,我還有第二套方案...”

“什麼方案?”馬良愣了一下:“有個問題,你為什麼不安排咱們全都參加戰鬥。

“戰鬥結束再告訴你...”劉滿河神秘地笑了笑。

似乎對即將發生的戰鬥根本冇有一絲擔憂。

時間在緊張壓抑的氣氛中一分一秒流逝。

眼看著輜重隊端著步槍的尖兵已走過雷區。

砰砰...

砰砰...

扛著機槍的鬼子身體顫抖了一下,歪倒在地。

砰砰...

聽到槍聲還冇來得及轉頭察看形勢的鬼子少尉小隊長,壯誌未酬的腦袋似乎噴出一團上了辣椒麪的豆腐腦...

轟...

兩個拉發地雷驟然炸響...

炸點最近的兩鬼子被炸得飛起,UU看書 www.kanshu.com附近的鬼子被掀翻...

彈片在鬼子隊伍中肆虐,幾個土黃色的身影顫抖著歪倒...

慘叫成片。

“敵襲...”

“敵襲...”

“還擊...”

鬼子隊伍瞬間亂成團。

撇下步槍或半跪或趴下拉栓就地還擊。

部分找掩蔽開火還擊。

(本章完,感謝寒江初雪、漢口狼哥、361538、993656打鬼子...呃,不對是打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