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裡,永山王等人正在歡快地喝酒。

“嗬嗬,恭喜穀主,居然找到了傳說中的鬼軍!”好些堂主站起來,笑得見牙不見眼。

直到昨天,天醫穀之人才知道永山王和姚青梨突然消失,這是為了出去找鬼軍。

而葉家......居然也偷偷去了,然後便跟永山王和姚青梨搶奪鬼軍。

結果,葉家一敗塗地!全都被關到了北山。

坐一旁的安王,看著對麵的沈將軍,神色活絡。

原以為,這天醫穀隻有長生不老藥讓人投鼠忌器的,哪想,突然冒出十萬鬼軍來!

父皇不知會如何衡量天醫穀呢?

“這就是鬼軍之首,沈將軍?”安王笑道,“你們是不是真的長生不老,睡了上千年?”

“嗯。”沈將軍淡淡地應著。

在座之人一陣嘩然,全都一臉自豪。

這就是他們天醫穀的厲害之處和實力!居然真的能讓人長生不老。

而且,這還是十萬鬼軍!這都是天醫穀的戰力!

“對了,聽說葉家也去搶鬼軍了,不知永山王如何處置他們?”安王道。

“這個......”永山王想起姚青梨的話,讓先安置著,暫時不處置。

“這種逆賊,當然是五馬分屍!”南宮止冷哼一聲,“仁慈點,也得廢了手腳扔出門。”

“對。”在坐的天醫弟子為討好永山王,連連咐和著。

以前一直依附葉家的陳長老和孫長老臉色青白,縮在人群裡,動都不敢動。

“穀主。”朱長老看著永山王,“趁著現在,把葉家處置了,以警效尤。”

“對!”

人群一陣陣起鬨。

“慢著。”不想,此時姚青梨走了進來。

“梨兒你可算是來了。”永山王抬頭。

“青梨你來得正好。”南宮止跳了起來,“咱們今天就跟葉家新帳舊帳一起算......”

“祖父。”姚青梨卻看著永山王,“我跟葉梵笙是未婚夫妻!”

此言一出,整個大殿便是一寂。

好好的,怎會說這個?

“梨兒,你在說什麼?”永山王懵了,“的確,以前訂過親,但他們做出那種事,婚事已經作罷。”

“不,祖父。”姚青梨卻搖了搖頭,“在我喚醒鬼軍之時,也繼承了先祖洛婠的遺誌。當初,洛蓉嫁進葉家時,洛婠冇讓葉家離穀發展,是想洛葉兩家永世交好。”

“千年之後,兩家卻分崩離析,她很傷心。兩家同出一脈,本是一家人,不該如此!”

“郡主說得對。”一旁的沈將軍端起杯子,他不知道她想乾什麼,但不管什麼事,他都會幫著她,“主子的心意是,希望兩家互相扶持。”

“這......”眾人麵麵相虛。

大家都知道,姚青梨之所以得知虎符,能喚醒鬼軍,都是因為洛婠的靈魂入夢。

她說的話,大家都信。

更彆說連鬼軍之首都讚同了。

“梨兒,你......”永山王皺著眉。

“祖父,我們既然拿了洛婠留下來的寶藏——鬼軍!那就該繼承她的遺誌。”姚青梨聲音堅定。

“郡主說得對。”陳長老這些原來就是親近葉家的人,連忙應和著,“拿了先祖的東西,自然得遵先祖遺誌。”

永山王花白的眉輕皺,他不想放過葉家。

可是......

他看著姚青梨,她不是那種無理取鬨的人,她這樣做,一定有她的原因。

他狠狠一歎:“趙伯,你把葉天博等全都帶過來。”

“是。”

趙伯轉身離去,過了一刻鐘左右,終於回來了。

身後跟著葉梵笙、葉天博等三十餘名葉家之人。

葉家之人全都一身狼狽,衣服臟汙,頭髮微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