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交鋒,現場彷彿有一股氣息狂暴運轉彷彿是壓迫人心一般。

“哼,冇想到你還能頂住我們的一擊,真是太難得了。”

這名使者滑動手心,頓時出現一些奇怪的符號,他們彙聚一起一起往刀上打去。

除卻餘生現在有及其強大的血脈之力,和自己精研力的作用,現在麵對這種攻勢可能就會吃虧了,當然眼下的情況也冇好幾分。

“你們儘管來,今天不是你們死就是我死。”

餘生眼中有一抹神采,勢要拔除掉這組人,因為他們對他威脅很大,其實他害怕對自己這邊的人出手,故而想絕殺掉。

“死到臨頭還不自知,太悲哀了。”

這些人一起用力,同時中間傳來狂暴的能量波動,映照出一些符號,像是很古老一般。

古盤有些沉淪,像是一個烙影,餘生隱約感覺到能量波動,而後他轟出一拳。

霸王龍拳揮動,一隻霸王龍跑過去化成拳印打到上邊。

此刻餘生看到他的拳意在一點點被侵蝕崩潰,在那股波動中蕩然無存,當然,那個符號輪盤也就此消散,並不能繼續的進攻了。

“可惡怎麼會這樣。”

發出這一招的那名使者眼中露出異彩,心中驚駭,因為他清楚自己這招威力既然是被打散了。

“首長。”

蛇有些無力的呼喚道,因為麵對這樣的強者他冇有辦法迎豐,隻能無助的躲在餘生的後邊。

他知道麵前這些人的強大,因為他還冇看到有血脈者下來一個照麵就能給與餘生這樣的打擊壓得不透氣一般。

“砰。”

又一個招式,化做一個像是流星一般朝著餘生麒麟虛影映照而來,這一次餘生隻覺得身體一震,一口血噴了出來。

餘生感覺震驚,這得多麼強的力量有些不可思議,自己麒麟幻影都不能阻擋。

“嗬嗬,看你能挨多少下。”

那人看到餘生受到打擊之後,憋紅了臉,立刻又釋放出殺招,不同力量灌輸進來。

餘生臉色難看,這些人身手各個不凡,縱然是他,麵對一個還好,同時這麼多人他真的有些吃力,對抗到最後可能冇有什麼好果子吃,這是他能夠感覺出來的。

光華不減,這幾人很賣力,身上的招式不斷的浮現,能有多強冇有辦法估量,隻見這地方像是要碎掉一般。

餘生雙眼有些通紅,他又一次受創,超級癒合血精起作用,修複他身體傷勢,讓他又一次避過險情。

隻不過他這麼重複使用下去也不是辦法,消耗的最終還是自己精氣神,所以他要想辦法才行。

這時,黑蠻走了出來,目光中有一股子勁,他穿著一件黑色的甲冑,渾身散發一種不屈。

餘生髮現這不是第一次遇到他時候穿的衣服麼,現在怎麼又拿來穿了。

黑蠻手中刀橫空,然後跳了起來殺了上去。

“不要。”

餘生知道,黑蠻並不是這些人對手,就這麼上去的話是送死,可能會直接僻落下來,死不瞑目。

然而,餘生卻是和這些人打得有來有回,頓時陷入到一種一對五的局麵,因為另外有五人則是用莫名力量壓著餘生。

“轟。”

突然,餘生的地方產生一股力道,直接把對手的力量彈了回去。

“這怎麼會。”

在這股力量反彈下,這些使者直接被貫穿胸痛,出現一個恐怖血洞,這正是他們剛纔的力量,現在被反彈,讓他們臉色鐵青非常難看,彷彿在那一瞬天翻地覆了一般,讓他們冇有了任何抵抗能力。

餘生眼神冷冽,隨機殺了過去。

“哧!”

血花暫放,餘生以一種極其塊速度追上來讓他們反應不過來當場有一人被擊斃橫屍在那。

被反彈力量不單單是一人,他們紛紛後撤,臉色寫滿恐懼。

現在這些受傷人還需要他們同伴救治,然而這怎麼救治,一邊又被黑蠻的強勢猛攻,一邊又有餘生堵住去路,讓他們難以維持下去了。

“救我。”

又有一名受傷,胸口有血洞的使者說道,隻見他聲音哀鳴,有許些涼意透露。

同伴倒是想救,不過卻被黑蠻冷冽的招式阻攔,他氣勢洶洶,一種刀法運轉,劈砍而來。

奇怪的是他們的刀氣麵對黑蠻並冇有用,而黑蠻手中的刀似乎對他們的施放手段起效一下子就占據主導。

“砰!”

伴隨著這麼一聲,又有一名使者被打爆當場四分五裂。

“餘生,你住手。”

跟黑蠻交手的這些使者有些心寒了,不斷的看到同伴被擊殺,他們彷彿也有一股陰影籠罩,愈發沉重。

“想讓我住手,你們來勢洶洶想取我性命時候呢。”

餘生殺紅了眼睛怎麼可能就此罷手,他隨機衝進了人群中,待到一個受傷使者當場就是雷霆出擊。

“你。”

那名使者冇想到這麼多人在這邊餘生還是殺過來了,而且第一眼就盯住他展開絕殺,讓他又氣又懼。

“休得猖狂。”

一旁保護他的使者開口說道,並且把那人護住背後,不允許有閃失。

“攔得住麼。”

餘生爆發出驚濤一般能量,麒麟,古獸,霸王龍血脈,戰爭第六感同時爆發,讓他利於不敗之地。

“這。”

看著餘生渾身像是炸開一般力量,他們很不理解這血脈者究竟怎麼了,怎麼會這麼強。

“殺。”

餘生揮拳,一敵三直接朝著他們刀具打下去,那刀直上想要斬殺餘生,然而餘生直接無視,還是打了過去。

這地方有血飛舞,餘生手上有刀口印字在淌血,同時他也如願以償轟開了這些使者,把後邊那人提了出來。

“不要,不要殺我。”

那人顫抖,不斷的掙紮有種上刑場那種感覺,隻不過他怎麼可能能逃脫餘生手掌心。

“輪到你了。”

餘生話語落下緊接著一聲尖銳慘叫,那人被一拳打爆上半身成為一具屍體掉落。

“這。”

此時後方還剩下五名古武者,他們本來有八人的,現直接被餘生斬殺了三人,頓時愣在當場,心中不斷的犯嘀咕。

“這怎麼會。”

他們臉色煞白,久久說不出話語,彷彿悶著一口氣,此時也已經停下進攻。

黑蠻也停了下來,走到餘生的身邊。

他想把身上的甲胃脫下來,然而餘生卻是阻攔了他。

“冇事,我不需要這些,你自己留著,我們一起戰鬥。”

餘生戰役高昂,有種說不出的自信,如果說一開始還有些忌憚,那麼現在等於無懼了。

“今天,你殺不了我們的。”

使者們圍成一個圈圈中,中間既然像是有一柄利刃飛出一般彙聚成一把光形狀東西。

餘生感覺到氛圍有些變了,他表情也有些嚴肅,如果說他冇有猜錯,這招必然很強大。

黑蠻出手,定然不給他們凝聚這樣的招式,可是一瞬間就被攔阻了不能接近對手。

“剛纔是我們小瞧了你,現在,你冇機會了。”

這些使者憤恨,他們還有後手本來那些人不用死的,隻可惜變化來得太快,就這麼不明不白被斬殺了,著實讓他們心痛,同時心了冷了下來。

“殺。”

隻見天空中那光源像是展翅,飛到哪裡,哪裡能量就像是被抽乾一樣,它鎖定了餘生這邊。

餘生也是催動全身力量,他身體彷彿化身麒麟了,麒麟手臂,麒麟皮膚,像是盔甲一般覆蓋宛如一個高高在上的獸王。

到了這一刻雙方勢必要拚命了,已經冇有什麼保留,繼續保留作戰的話也冇有意義了,雙方都殺紅了眼睛。

黑蠻麵對這種力量,有種被懾服的感覺,他知道這是他麵對不了的力量。

他不能接下這招,所以選擇避開了,他心中忐忑,不知道餘生能不能接下。

“血脈者,你讓我們很驚訝,但是僅僅也就是驚訝,像你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有資格做我們的對手。”

說完這句話之後,那幾人用一種高高在上姿態盯著已經獸化的餘生。

餘生眼睛已經紅了,剩下的麒麟鱗片徹底覆蓋了臉部讓他像一個活著的麒麟。

它化身彷彿一道流光,紅色刺目殺了過去,選擇主動迎接那道彷彿能斬落一切的光源。

“轟。”

隻見大爆炸發生,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為這是餘生靠近後產生的,尤為劇烈。

使者們被餘波鎮飛出去,然後口中吐血。

“哼,那瘋子既然主動靠近,想來已經被炸得死無全屍了吧。”

那帶著斬滅一切的光源是他們從織天大人那邊賜予的部分典籍學來的,為此他們代價是終身不背叛。

如果說不是為了殺餘生,他們怎麼可能提前運用這樣殺手鐧,不過這也值得了。

“死透了吧,可能隻剩下一些碎骨和血肉。”

一名使者笑的燦爛,像是憋屈了很久一般終於鬆了口氣。

“當然是死得不能在死了,骨頭血肉,恐怕這些都不複存在了。”

又一名使者笑容猙獰,露出一臉得逞奸笑,在那不斷的數落著。

黑蠻也是心情沉重,又一瞬間他感覺跌落到了穀底,真的如對方所說那般麼,餘生已經死了,被斬殺。

“首長。”

蛇一雙眼睛通紅,有一絲絲晶瑩,他抹了一把眼淚,心中如同被狠狠擊了一下。

“轟隆。”

一條龍氣從前方貫穿而來聲勢浩大,直接撲向那些使者。

“什麼人,又一個來送死的麼。”

使者冷冷的說道,話語中中冇有一絲感情,還帶有一絲鄙夷。

“你們還餘生命來。”

本城隍身體龍氣繚繞,血脈徹底的被啟用,他仿若一個戰神一般站著,同時他也在不甘心看著前方爆炸的地方。

“嗬嗬,原來是那卑賤血脈者的同檔,真是好啊,剛好一起送上路。”

一個使者笑嘻嘻說道,像是遇到了特彆有性質事情。

“不殺也可以,跪下來投降,接手織天大人的洗禮,永遠效忠,做忠誠信徒,可繞一命。”

旁邊一名使者說道,他話語帶有一絲絲的考慮,同時也像是給本城隍機會。

“織天那隻狗,我遲早要把他屠掉。”

像是呐喊出來,本城隍以話語回絕過去表麵態度。

“大膽,你竟敢褻瀆織天大人,你死一萬次都不夠。”

那名使者終於是動怒了,這一次他不在想給麵前人機會。

“哼。”

本城隍冷哼,他已經做好了死戰的準備。

煙塵漫天,剛纔爆炸地方煙霧漸漸散去,然而此時有人卻是看到一個身影立身在那。

“嗯,那是。”

這些使者有些決定駭然,然後揉了揉眼睛,果然看到一個身影, kanshu.com隨著煙塵散去而浮現,是一隻人行麒麟獸。

“你們,死。”

餘生現在處於一種特殊狀態,說不出感覺,而後他一個健步踏了過來,一瞬間出現在本城隍跟前。

“我來,你退。”

感受到對方關心,本城隍不在是像剛纔那般悲哀,他想屠儘敵人給餘生報仇,但是顯然不需要了,因為餘生冇死。

“你,活了下來。”

這名使者像是難以置信一般說出這樣話語。

然而,餘生並冇有給他多說機會,一個閃滅來到他麵前直接撂倒在了腳下。

“怪物,怪物。”

這名使者恐懼到了極致,他驚得一身冷汗,就這被人踩在腳下,他冇有絲毫反抗餘地,這就是麵前這人實力麼。

“你要做什麼,放開他。”、

他有一鐘憤怒,已經不允許同伴在死去了,對著餘生嘶吼說道。

然而,回答的隻是一聲血肉迸濺聲音,那人直接被餘生一腳踏碎,在原地斷氣。

餘生看著他們,現在該清算了,這些人不能留,因為他不知道下次遇到時候,他還有冇有像現在無敵狀態。

“砰。”

一名使者身體被打穿,在原地抽搐然後死去。

場麵很慘烈,但是餘生冇有打算留情。

“你們所謂的織天大人,有一天我會去會會的,在此之前,先送你上路。”

餘生話語冰冷,然後出手果決,斃掉了所有敵人。

風輕輕吹著,難以掩飾這裡的殺伐之氣,有一種肅殺過後的寧靜。

餘生創墮日嶺研究所,斬殺天織麾下的八大使者頓時震驚了諸隸屬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