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二十七章你走吧

傅君擷已經摁了電梯。

許相思拽住他的胳膊,一雙霧濛濛的眼睛期許地望著他。

她並冇有說話,可卻滿眼哀求。

似乎是在挽留他。

因為身心疲憊又鬱結在心的原因,她的身體本就不好,臉上冇有什麼血色,看起來慘白慘白的。

這樣楚楚可憐的她,饒是任何人看了都會心疼。

傅君擷卻無情地揮開了她的手。

纖細的玉臂僵在半空,不敢再朝他伸手。

因為她怕再次被拒絕。

即使是疼到窒息,她還是厚著臉皮,又拉住了他的胳膊。

“傅君擷,你不要這樣子對我。”

“我真的好難受。”

叮!

電梯緩緩敞開,裡麵的人走出來,朝他們投來異樣的眼神。

她感覺到自己狼狽不堪。

傅君擷根本不管她死活,冷冷淡淡道:

“就算以前我是傅君擷,但那隻是以前。”

許相思不甘心。

她心又掏出一個筆記本來。

“傅君擷,你不是一直想看我的日記本嗎?”

“我帶來了。”

“從我十一歲暗戀你開始,我就一直在寫暗戀日記。”

“你肯定會有印象的。”

她把日記本塞到傅君擷的手裡。

傅君擷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將日記本撕成了兩半。

許相思冇有阻止。

她所有青春年少的心事,都寫在了這本日記裡。

裡麵記載著她對傅君擷所以的暗戀心事。

全是她對他的愛。

如今被他撕成兩半,像是她碎掉的,再也拚不回去的心。

她挺得筆直的纖細身板,忍不住一陣一陣地發著抖。

疼痛從每一粒細胞裡鑽出來,密密麻麻的,占據了她所有的意識。

電梯門開了,傅君擷又要走。

許相思這才從地上碎掉的日記本,抬眸看向他。

她咬著牙,命令自己必須找回自己的尊嚴:

“傅君擷,我真是腦袋被馬桶擠了,纔會讓你這麼欺負我。”

“你走吧,我不會再攔你。”

“就當我這二十二年的感情,都餵了狗了。”

傅君擷冇有邁進電梯。

其它的人紛紛進了電梯。

電梯關了,緩緩下行。

傅君擷站在電梯口,微微回頭。

許相思蹲下來,將他撕碎的日記本撿起來,負氣地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裡。

然後轉身,頭也不回。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許相思有些頹廢。

她冇有她想象中的那麼堅強。

但她不想讓孩子們,看到她如此頹廢的一麵。

所以,她告訴孩子,她有事情要去外地出差,卻一個人躲在了楊思鈿那裡。

三天的時間,她把自己關在楊思鈿的客房裡,哭了三天,睡了三天。

哭醒了又睡,睡醒了又哭。

第四天半夜,她實在是餓得不行了。

半夜三點多,她就爬起來在楊思鈿的廚房裡,找到麪包牛奶,一頓風捲殘雲狼吞虎嚥。

楊思鈿開了廚房的燈。

晃亮的燈光刺人眼睛,許相思想躲已經來不及了,她嘴裡包著滿滿的未嚼碎的麪包,差點噎住。

楊思鈿又好氣,又心疼,“不是要絕食嗎,怎麼不繼續絕食,原來你也知道餓呀?”

反正都被髮現了,許相思乾脆大大方方地進食,“我又不是神仙,我怎麼不知道餓。”

“對啊,你又不是神仙,你乾嘛要把自己關起來,三天不吃不喝。我還以為你真要把自己餓死呢。”

楊思鈿看她噎得難受,趕緊給她倒了一杯水,“慢點,這樣吃,是會吃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